首页 关于我们 自主产品 代理产品 新闻中心 工程案例 招贤纳士 在线订单 客户反馈 联系我们  
学术探讨
企业文化
招贤纳士
新兴企业巨头改写全球竞争规则

  提要:借90年代末西方企业大批退出新兴市场之机,一批新兴跨国企业巨头从发展中国家迅速崛起。这些新兴企业不仅拥有全球增长最迅猛的新兴市场和庞大的低成本资源,而且表现出极高的创造力和专业的运营水平。它们不但正在冲击一个个行业,而且正在改写全球竞争的规则。对于西方大企业来说,能够轻易压倒发展中国家企业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外脑精华·北京)新兴巨头的崛起

  一批新式跨国公司正在迅速兴起。对于全球企业巨头来说,它们既构成挑战,也带来机遇。这些全球竞争中的新角色之所以与以往不同,就在于它们来自发展中国家,如巴西、中国、印度、俄罗斯,甚至是埃及和南非。从农业设备和家用电器到飞机制造和电信服务,它们不但正在冲击一个个行业,而且正在改写全球竞争的规则。

  这些新兴的发展中国家跨国公司与日本和韩国企业集团不同。后者借助国家保护成长起来,而后才面对国际竞争;而前者大多在残酷的国内竞争中脱颖而出,它们的对手不仅仅有本国企业,还包括西方跨国公司。因此,这些企业必须在美欧闻所未闻的价位上盈利。

  一些新兴跨国公司已经闻名全球。去年,中国计算机制造商联想集团以110亿美元收购了IBM的PC部门;而印度软件公司Infosys和Wipro则在市场总额达6500亿美元的高技术服务业中引发巨变。这些公司掀起的浪潮仅仅是开端,更多的企业正在以发展中国家的基地为起点,建立自身的全球帝国。

  最近,波士顿咨询集团发布了一项关于发展中国家跨国公司的研究报告。该报告列出100家能够使全球市场发生巨变的新兴跨国公司。这100家公司2005年的营业收入合计达7150亿美元,营业利润1450亿美元,总资产为5000亿美元。过去4年间,它们的营业收入年均增长24%。

  那么,这些发展中国家企业为什么能够一跃成为具备全球竞争力的企业新贵呢?它们的关键优势有两项:一是拥有全球增长最迅猛的新兴市场;二是拥有庞大的低成本资源,具体来说,包括工人、工程师、土地、石油和铁矿石。

  不过,这些新兴巨头的优势远不只是低成本。其中的佼佼者表现了极高的创造力和专业的运营水平,与任何对手相比都毫不逊色:它们能够敏锐地察觉全球消费的新潮流,吸收最新的技术,并抢在对手之前推出新产品。

  挑战与应对

  自上世纪60年代起,美国企业已经多次经受新对手的攻势。先是联合利华、飞利浦、西门子、大众汽车等西欧工业集团,后是索尼、丰田等日本企业巨头,之后又有现代、三星等韩国财团,到90年代则是中国台湾的电子品公司。在每一轮攻势中,最优秀的美国企业都能够进行有效调整,最终变得更强大。

  然而,从许多层面来看,这些正在改变游戏规则的新挑战者与以往并不相同。首先,它们几乎同时兴起,来自多个国家,而且战略也各不相同。它们的母国虽然增长迅速,但都是较为贫穷的国家。德国和日本在二战之前就是工业强国,战后只是重新崛起;而中国和印度到近年才摆脱极端贫困的状态。目前中国的人均年收入只有1300美元,印度只有620美元。对于进入这些国家的企业来说,这些似乎是巨大的障碍:消费者收入很低,资本贫乏,监管环境陌生,基础设施薄弱。

  然而,贫乏的起点也能够成为极大的优势。发展中国家的新兴企业在艰难的环境中学会了通过提供物美价廉、简单易用的产品和服务来获取利润。而这种技能同样非常适用于其他第三世界国家。

  90年代后期,这些新兴巨头的崛起遇到至关重要的机遇。在金融风暴横扫亚洲、拉美和俄罗斯之后,西方公司和银行纷纷退出发展中国家,而发展中国家的优秀企业则抓住时机大举扩张。它们一方面廉价购入西方公司舍弃的本国资产,一方面在其他发展中国家进行大举收购。据世行估算,1995-2003年间,发展中国家企业之间的年度相互投资额增长两倍多,达到每年470亿美元,至今估计已接近600亿美元。

  通过这一轮大规模扩张,这些新型跨国巨头占据了强有力的地位。世行预计,未来10年内,发展中国家在全球GDP中的份额将由五分之一升至三分之一。而高盛则预计,未来20年内,金砖四国(中、印、巴、俄)年均收入在1.5万美元以上的消费者将增加2.25亿,这个数字超过了德国和日本的人口之和。

  当然,与新兴跨国公司相比,原有的跨国巨头仍然拥有巨大优势。花旗、通用电气、本田、汇丰、摩托罗拉、诺基亚和飞利普都是发展中国家低成本人力资源的运作大师。发展中国家企业的管理水平还不足以与它们匹敌,中国的情况尤其如此。许多家电制造商在国内产能过剩,而海外收购则步履艰难。

  尽管如此,最优秀的新兴跨国公司已经积累大量资金,建立了全球性的研发网络,并拥有世界级的管理能力,巴西Embraer飞机公司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没有达到这个水平的新兴跨国公司则凭借庞大的低薪工程师队伍、以及在发展中国家获得的经验,努力缩小与西方巨头的差距。就在3年前,美国人还只知道,思科指责华为抄袭了其设计;到去年,华为的研发投入已达5.58亿美元,工程师雇员达7000人,它已经在世界上赢得了尊敬。华为不仅善于大幅度削价,而且擅长设计适用于发展中国家的设备。

  那么,西方跨国公司应如何应对?首先是要尊重新对手。第二,无论在国内外市场上,西方巨头都不能认输。此外,西方巨头可以选择与挑战者合作。例如,北电和3Com就和华为建立了合资公司。然而,无论美国大公司如何应对,它们能够轻易压倒发展中国家企业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来自这些国家的新兴跨国巨头必将改变众多行业的竞争法则。

发布时间:2006/8/24 阅读:14724次 来源:
版权所有:广州爱科工程设备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6 www.aike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powered by xinfor.com
tel:(020)87593481 fax:(020)87586461 e-mail:aike-eng@163.com 粤ICP备05072510号